Category Archives: 信口開河

個人觀點

做一個 XX 的動作

最近「語言癌」討論越演越烈,各行各業每個人好像都能講出一番道理,其實以語言學來說,只要用一句「prescriptive 和 descriptive 的區別」就講完了,沒必要講得落落長,甚至還牽扯到威權去,真的扯遠了。

而且把它形容成語言的癌症也是不適當的,生動和容易記憶溝通有餘,正確性不足,因為實際上這種語法並非不受控制的增長,根本就是一種錯置,所以我標題也不用這個詞。

什麼是 prescriptive (規範性) 和 descriptive (描述性)?用白話說,前者就是你把文法視為一種確定的規範,語言要合乎這個規範才是正確。後者則是只根據現有的語言描述它的現象無所謂對錯之分。

那麼以 prescriptive 的角度來看,它到底有什麼問題呢?

很多人用贅字冗詞的角度去說明它不好,以「打工用語」或「短句加長」這樣的角度說明它存在的合理性,但除去喜歡不喜歡、精練、優美與否這樣的主觀的認定以外,做一個 XX 的動作這樣的詞仍有它決定性不適當的理由。

比較以下句子:

1. 作一個勝利的手勢 … (O)
2. (跳舞中)做出一個邀請的動作 … (O)
3. 做一個喝水的動作 … (X)
4. 做一個看書的動作 … (X)

動詞(做/作)+受詞(XX 的動作/手勢)這樣的構成在中文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因為構成1、2完整意義的「行為」就是「做某個動作」,Verb+Object(省略了Subject)。

但喝水、看書、下架、了解這些詞本身都已經是一個完整的「行為」。放著中文原本的正常的表達方式不用,硬要說成「喝水/看書的動作」,則相當於是先把喝水、看書形容詞化,再去形容「動作」這個本身無意義的「形式名詞」,在其它的語言,例如日文,這樣的結構可能是正確的,中文本來卻沒有這種習慣。

更重要的是,以中文原本的邏輯來看,「動作」屬於事物的表象而非內涵。如果我說「我在做一個喝水的動作」,與其說會被解讀成「我在喝水」,更有可能被解讀成我只是拿起杯子作勢要喝水,或憑空做一個要喝水的手勢、樣子,但事實上根本沒有喝水

當然,如果我真的喝水也是會產生一個喝水的動作,但如果我有一百種可以避免誤解的其它表達方式,顯然不該選擇一種把句子增長後,非但沒有增加資訊承載量反而使得語意更模糊的表達方式。

後記:
換個想法,在一個人人口惠而實不至的時代,那麼大家都只不過「做一個道歉的動作」而非真心道歉,「做一個反省的動作」事實上根本就沒在反省,那麼這種句法也就可以說得通了。

陰曆,陽曆,農曆?

如果上街隨便去訪問路人,要他五秒內回答農曆和國曆哪一個更符合傳統農業社會耕種習慣,我猜十個裡面至少有九個都會告訴你是農曆

不過,真的是這樣的嗎?

事實上,這種概念的來源不外乎是以下幾個因素

1. 農曆有二十四節氣標示季節,二十四節氣是老祖先的智慧,中國獨有的東西
2. 農曆名字就有農了,當然是最適合農業社會
3. 中國古代是農業社會,農民曆是中國文化的一部份,所以當然中國傳統智慧結晶會勝過西洋的曆法

在繼續討論下去之前,我們先做一些名詞的探索或者說是地球科學的複習:

:通常指地球繞太陽一周的時間

:月亮繞地球一周的時間,一次盈虧的週期

:地球相對太陽自轉一次的時間

季節:因為地球公轉時,地球自轉的傾角造成太陽入射角度不同,而造成的氣候差異

黃道:地球繞太陽一周時太陽投影在地球上的軌道

二十四節氣:黃道的二十四等分

陽曆:按照太陽的週期編寫的曆法

陰曆:按照月亮週期編寫的曆法

好了,回到原先的第一個問題,請問「陰曆」和「陽曆」哪個適合農業耕作?當然是陽曆更適合,因為季節本來就是太陽而不是月亮造成的,所謂的節氣本來就是以太陽為依據。

陽曆使用 365 天為一年,和地球實際公轉的 365.2425 很接近,誤差靠「閏日」就可以修正,而陰曆因為以月亮的盈虧為主,一年十二個月只有 354 天左右,有很大的餘數,而且修正的方式只能用「閏月」,造成節氣的估算無法從日期一望而知,若不查表就沒辦法知道節氣確切的日期。

舉個實際的例子好了,我們知道古時候春分播種,春分在什麼時候呢?我們列出最近幾年的時間(以 UTC+8 為準)

公曆:2010/3/21 農曆:庚寅年二月初六
公曆:2011/3/21 農曆:辛卯年二月十七
公曆:2012/3/20 農曆:壬辰年二月廿八
公曆:2013/3/20 農曆:癸巳年二月初九
公曆:2014/3/21 農曆:甲午年二月廿一
公曆:2015/3/21 農曆:乙未年二月初二

有沒有發現,陽曆因為照著太陽的週期走,所以每年春分都落在 3/20~3/21 附近(i.e. 黃經零度),但農曆按日期來看前後卻可以差到二十幾天。所以如果沒有天文學家(欽天監)按照太陽的運行,在農曆日期上面標上節氣,那麼對農民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實用價值,因為一個節氣也才半個月,農曆上同一個節氣的日期卻可誤差到十天以上。由此可知,嚴格來說農曆並不是純粹的陰曆,而是陰陽合曆

古代的憲書(=通書=農曆)標示當年的節氣:
古代憲書節氣例
圖片來源:典藏臺灣

節氣並不是中國專有的智慧,外國人一樣知道有春分、夏至、秋分、冬至這樣晝夜長短變化的天體現象會影響季節,西方人並不會因為使用公曆的關係就不知道該在哪天播種。

第二個問題就是傳統的節日
中國傳統的節日其實都是有節氣(季節)的概念的,講白點大家隔段時間需要理由慶祝休息一下,就把節日分散在四季。

1. 春節:春天的開始,實際上是「立春」的概念
2. 清明:清明本身就是一個節氣
3. 端午:夏天極熱至陽的時候,也就是夏至
4. 中秋:中秋,秋天的中間,所以應該是「秋分」的概念
5. 冬至:和清明一樣也是節氣

可以說這些節日基本都是季節的概念,只是有些節日用農曆的日期來標示罷了。

甚至我覺得如果以現代人的習慣,可以考慮把春節改成在立春(每年2/3~2/5)放假會更適當,因為春節有那麼長的假期,還分割上下學期,可是每年卻在不一樣的時間這是非常令人困擾的。

如果要把農曆的節日移到陽曆來放,除了中秋有月圓的問題以外,完全是可行的。

第三個問題,有人會說,可是農曆還有標示良辰吉時這些用途啊?

有沒有聽過「黃道」吉日?為什麼叫做黃道吉日,就是因為干支基本上也都是由太陽主導的。

現代人沒人根據月亮來作息的,其實古代一樣都沒有人在看月亮作息的。

從工程的角度來看,一定要用月亮來計日可以說是一種”Legacy Issue”,因為在古代各地精確計日有困難,但看到月亮的盈缺就比較容易追蹤目前大略的日期,可是這在現代已經沒有什麼實際的意義在了。第一我不需要靠天體來知道目前的日期,第二月圓是什麼時候並沒有那麼重要。固然月亮週期和潮汐有關,可是試問有幾個人從事漁業?而且以精度來說,去氣象局網站就可以拿到遠比你靠月亮猜還要更精準數十倍的資料。

我們學工程的應該都知道,如果為了遷就很少人使用而且重要性不高的資訊去修改架構,還影響到你原本主要的用途,是多麼不合理的一件事。

常有一種說法是,農曆是一種符合科學且進步的曆法。

從文化的角度來說我也知道傳承有其意義,不過如果真的要講「科學」,不好意思,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還真的找不到現代人還應該要捨更好的純太陽曆,繼續重視陰陽合曆的舊曆的理由。

政治冷感的台灣人

最近社交網路上有點人心惶惶,聽說很多人只要立場不一樣就開始刪好友,所以有些人避談最近的事件,不過我覺得我不管怎樣還是要表態一下。

我想說的就是「請多關心政治」

台灣人太政治冷感了,我說的冷感不是都不談政治,而是儘管平常藍綠互罵,罵完了骨子裡其實還是覺得政治人物甚至政治這玩意根本是個髒東西,碰都不想碰。

什麼叫做關心政治,關心政治並不代表你就要熱衷政治生活、參加政黨活動、積極參加抗議和學運,甚至像老一輩一直告誡的,太投入政治把自己生活和家庭弄得一團糟。

幾個問題:

*你授權了民意代表來代表你,可是你知道他們任期內除了跑婚喪喜慶,到底在做什麼嗎?
*你知道現在有哪些重大法案或草案正在進行中嗎?
*你知道和你生活相關的現行法令都怎麼規定的嗎,有沒有開過法規資料庫?

這問題先擺著大家想一下,先講這次服貿爭議。

我要說一句比較現實的話:以目前的狀況,不管今天學生再怎麼抗爭,審查制度怎麼修改,服貿也都一定是會通過的,因為 “The winner takes it all.” 台灣民意的終極體現就是立院的代議政治,然後代議政治簡單說就是比票數。

不管是審查或不審查,在立院表決國民黨的票數就是比民進黨多,所以民進黨不可能真的擋下任何一個國民黨想要通過的東西,也沒辦法通過任何一個國民黨想要擋下的東西。(如果我們極度簡化,那麼以得票率來看,台灣高達四十幾 % 的民意其實是可以被無視的。)

學運導火線是「服貿黑箱」,套句姚立明的話:「…談判前不問,不準講,現在談判過了就要通過了,不能審、不能改,問他整個過程,叫機密!」,就算簽完之後有公告、有公聽,一個你完全不能經由國會審議的東西,這怎麼看都是怪怪的。

可是說實話,不管黑箱與否,它還真的是一切合法謝謝指教。在兩岸人民關係法第五條規定,兩岸協議只要不牽涉修法,報請行政院核定,立法院「備查」之後就結束了,在這個制度下,立法院沒有任何否決的權力。

若全照規定其實沒有所謂三十秒通過的問題,因為它本來就根本不需要經過委員會和院會審查。

這其實相當荒謬,一個事關重大的東西竟然沒有任何機制可以去監督它,不管簽得好還是不好,你只能先信任你的政府。

以和外國簽定的條約來說,大法官解釋釋字第329號說只要是條約都要送立法院審議。可是「而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間訂定之協議,因非本解釋所稱之國際書面協定,應否送請立法院審議,不在本件解釋之範圍」

針對這個問題,在好幾年前其實學者和在野黨,甚至國民黨立委自己就已經提出各種版本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以求能夠監督兩案協議的簽署,可是回到原來的問題,只要是比人頭這法案就會不斷被擋下來。

所以再來就是我們看到的學生闖入立院、行政院的失序行為了。

在體制內的手段不可能達到目的時候,尋求體制外的方式,說實在我不可能說他們完全是對的,因為在法治的社會你就已經是先違法了。

但如果不是這些人,對大部份認為事不關己的人來說,會去想了解到底什麼是 ECFA、到底什麼是服貿,什麼又是貨貿嗎?儘管這些事情和台灣大多數人都有切身關係?我承認我自己就真的不會。是這些學生重新讓我上了一堂公民課,不管你說它是正面還是負面。

政黨只有兩種,可是人的立場應該是很多種。

現在台灣人太習慣於當聽到某個人的某個片段言論,就急著互相把那個言論貼上

1. 反中=一定是民進黨派來的=台獨暴力份子
2. 親中=一定是國民黨派來的=統派既得利益

這兩種極度簡化的標籤之一,然後只要顏色不對就忽視對方的一切言論,然後互相叫罵。

去年底我寫過一篇文章叫做尊重,我認為現在也完全適用,我希望大家都能尊重和自己不同立場的人,你只需要認知到別人和你的立場不同,不需要因為立場不同就用攻擊謾罵,這樣無助於任何事情。

我的朋友裡面應該有藍也有綠,但我相信深藍和深綠並不多,在你投出神聖的一票的時候,你完全認同並信任你所選的議員、市長、立委、總統以及他的政策和政治理念嗎?

如果不是的話,你為什麼敢把自己的未來和命運都丟給一個你並不信任的候選人和政黨,卻完全不去發揮你的影響力,甚至連加以了解的力氣都不願意花?

是因為覺得沒用?失望?無可奈何?

今天不管的立場是什麼,對學運支持或反對(反對的人多,實際支持比反對應該是 1:3 左右),我相信除了賺爽爽的財團老闆來說沒有人對政府是百分之百滿意的(否則也不會民調只有 10% 上下)。有人說過這次抗議的學生都是社會前 15% 的人。不管台灣變成怎樣,非常高的機率他們會是能夠存活下來的那群,其實服貿影響到的產業死活和他們根本無關,那為什麼是這些學生在為我們的未來,我們的政治關心,而我們卻只願意坐在舒適圈裡面什麼都不做地等死呢?

政治是眾人的事。

你自己的事都不願意關心,沒幾個人會幫你關心。

尊重

又要老話重提一次。

我在觀念上算是很開放走得滿前面的人,但是不可否認,仍然會有很多的成見。所以我能理解為什麼身邊的人,就算在 21 世紀的現在,還是對一些社會上的少數族群 (minority group) 會另眼相看。

但是我建議各位朋友們,請尊重別人,台灣大部份的人都很好,如果要說有什麼最大的缺點,就是不尊重人--只要當他和你的想法不一樣的時候。

社會上很多比較新的公民、社會、政治議題,說實在的,沒有人規定你一定必須同意,你也可以表達你對題議的反對,這是你的自由和權利,但是當你享有這樣的自由和權利時,麻煩也請尊重其它人的自由和權利。

很多東西只要「認知」就可以了,沒人叫你一定要「認同」,很多人好像很習慣只要不是「認同」就一定要罵幾句,而且可能你自己沒感覺,說真的,很難聽很傷人。

以攻訐、人身攻擊的方式去處理你所看不習慣的任何議題,以及社會上的少數份子時,只會讓你表現得像好幾個世紀以前的原始人、蠻族一樣。如果必須要貶低別人才能顯示自己的選擇正確,真的再幼稚不過了。

另外我知道有很多人基於信仰的理由反對多元成家。

事實上我覺得都不理解多元成家的脈絡和內涵,以及為什麼它是世界趨勢,只因為覺得自己的價值觀被侵犯到,就馬上挑著一些虛構的事實和細節來攻擊,真的是非常可惜。

不過我同時也懂信仰這種東西是不容許存在太大的灰色地帶的。

只是提醒一下,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你的宗教信仰、價值觀,不等於別人的宗教信仰、價值觀,這是法律保障的。

我尊重你的自由意志,也請你尊重我的,就這樣。

天下雜誌 2012 幸福城市大調查


2012 幸福城市大調查,表格取自網路新聞。

前幾天有一個新聞是說趙少康評論為什麼民調綠高藍低(原文連結)。

我不曉得為什麼今天搜尋的時候只能在對岸的媒體找到,不過總之看起來應該有一定的可信度。的確,他點出了一個很好的重點:「只要喜歡做什麼都很好。」

不管任何事,我習慣先去從反面思考,所以,這件事,不用等趙少康,天下雜誌調查出來的時候我就想過了,還稍微做了一點分析。
Continue reading 天下雜誌 2012 幸福城市大調查

你也不過就是說說罷了

有時候常常會聽到有人在感嘆自己為什麼「以前不認真○○○」,或者自己「沒有○○○天份」、「真是羨慕某某某會○○○」(游泳、英文、讀書、寫程式、唱歌、跳舞、穿衣服、把妹,隨便你代入一種)。

以前個性很直,覺得這些話好像再普通不過,但是最近這幾年來,對這種調調越來越不耐煩。

為什麼?因為我發現,如果這不是一種社會化的恭維或自謙(極少極少數是一種自我砥礪),那麼,要嘛就是你雖然嘴巴上這樣講,心裡其實根本不以為然,或者就和多數的人一樣,就真的只是講一講而已。

有人看到別人英文很好,當年十幾歲沒唸好,很後悔。但是,你現在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四十幾歲好了,難道就不能唸英文?中學再怎麼認真,了不起就是唸六年的英文,如果願意,現在開始花心力下去,幾年之後還怕英文會不好?而且後面人生還長得要命。

同理,大學沒有好好唸書,某個東西不熟,但是大學也就是四年的時間,一門三學分的課也不過就是每星期三個小時上一個學期,有什麼理由出社會之後就變成辦不到的事?

覺得游泳很好,或別人約你去游泳,但是小時候沒學游泳,現在想去游泳也不會…嗎?游泳很單純就是肢體協調的練習,不會比跑步騎腳踏車更複雜,只是你沒做過,需要反覆練習訓練讓小腦和肌肉習慣。對一個小朋友來說,學會自由式,只是半個暑假的事;就算對成人,找老師來上,二個月、三個月,就算要半年好了,加上適當的練習,難道還有可能學不會?又不是叫你去比奧運。

再講到一些很多人認為需要天份的事,唱歌,穿衣服,追女生,搭訕等等,的確有些人是有他的天份,問題是就和你會寫程式,會寫作文,或你會的任何東西同樣的道理,不管什麼事都是要花心力下去做才會有成果,你從來沒有去認真研究過,有什麼資格用天份的有無,簡簡單單就打發掉?你對他人努力的蔑視,其實就是自己不努力的明證。

不管什麼東西,也許我們沒有萬中選一的才華,但是只要肯去嘗試,去努力,做了一段時間,難道還怕沒辦法變成十人中的一人,百人中的一人,甚至千人中的一人?

x x x x
我相信大家小時候一定看過魔術方塊。魔術方塊,結合了空間概念和雙手的反應速度,許多強者可以在二十秒解完,甚至十秒內解完六面3x3x3的方塊。

和同儕相比,從小我就很不擅長博奕類的東西,下棋或玩戰略遊戲都很弱,空間概念也不行。再者,體育活動也是相當不擅長,反應老是慢半拍。大部份的同學玩魔術方塊,頂多就是無師自通轉完一面,我則是玩得頭昏腦脹就放棄了,從來沒有想過可以速解。

去年十月,我32歲,開始玩魔術方塊。

實際研究後,發現雖然空間感很重要,但是他是像電腦的演算法一樣,是有一定的公式和規律的(方塊其實就是數學上的有限集合)。同樣的公式,反覆的練習,就可以變快。為了達到更快的速度,從基本不到七個公式就能解完,接下來慢慢增加,而主流速解最終需要記熟的公式數量更達到一百條以上。

一開始,解完一次需要十幾分鐘以上,但是,在不斷練習的過程中,手指的速度越來越快,空間感、觀察力,也越來越強。

今年一月的時候,我練滿三個月,平均40秒以內可以解完六面。

x x x x
小時候最常聽到一句話就是「年紀大了就學不起來了,所以小時候要認真,否則以後就來不及了」。的確,人在二十歲的時候達到腦部反應能力的巔峰,學習能力會最強,應該好好學習各項知識。

不過說以後來不及根本就是大錯特錯。

小時候有小時候的優勢,但是人隨著年齡的增加,知識、智慧、見聞、判斷力是會不斷累積的。所以有時候某些高中讀不下去的科目,若三十幾歲,四十幾歲再重讀,事實上並不會更辛苦,而是由於你見識不同了,會變得更輕鬆才對,只要你不要先入為主地去排斥它。

小時候聽上一輩說學某些東西,太老了,學不起來,太難了。抱歉,雖然有點不敬,我真的覺得那單純只是他因為排斥、不想學,覺得出了學校還唸什麼書,所找的藉口罷了。(我小時候,他們也不過是四十幾歲,有多老?)

人都會有惰性,如果你就是不想學或沒興趣,我也沒什麼意見,我也有惰性,我也有愛與不愛。不過麻煩不要再說什麼,以前應該好好學,羨慕別人會什麼東西這種話了。

因為,真的,你也不過就是說說罷了。

網路謠言的威力

故事是這樣的,2003某天在某個聊天室上面大家在討論,有些人很奇怪,為什麼明明買了大螢幕,卻還要調成800×600或640×480(不過Windows XP之後預設就是800×600了)這種超低的解析度。甚至,如果是LCD,畫素不符,看起來糊成一片,更是難過。

於是就有「大螢幕不調整解析度及字型會導致長腦瘤」這個假新聞的創作。其用意不外乎就是嘲笑覺得字太小卻不懂得調字型,只會把解析度降低的人。

有人就想了,要弄乾脆就弄得像一點,於是就用Yahoo新聞的網頁去改,將某個記者名字改一下,丟在網路上。原文網址是這樣http://tw.news.yahoo.com:20030421healthcnal@3527119307/yahnews2003/3945088.html

這個網址的玄機就是,前面看似有tw.news.yahoo.com,但實際上它存在於@符號前,也就是說這代表的其實是http user name。而在@符號後面一串3527119307,其實是沒有像平常一樣分成四段,而直接把32-bit數字寫出來的ipv4位址。網頁真正的位置,是在某人的奇摩個人網頁空間上。
Continue reading 網路謠言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