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浮生若寄

Life is like a Dream

談談台灣人使用統傳漢字的優越心態

對簡體字的蔑視其實也是中華民國黨國思想、傳承正統中華文化的遺毒,另外所謂將繁體正名為正體更是不合邏輯

正字或正體字的相對為「異體字」,什麼是才是正字都是人為規定的,繁體作為中華民國的正體字這當然無疑問,但中國並沒有審定簡體以外的正體字,所以簡體當然就不是什麼異體字,而是中國使用的正體

再者目前大部份的華人使用簡化字這個字元集,那使用「繁體字」、「傳統字」或「舊字」作為 retronym 是沒有問題的,繁、傳統、舊,這些形容詞本身並不具有什麼貶義,若你覺得有那叫玻璃心

大家都是使用中華文化的遺產,漢字也沒有著作權,我們當然可以在某些層面上將不同的字元集分出優劣高下,但絕對沒有誰才是正統的問題
如果覺得不該有簡化字的出現,大部份的理由不過是事後之明

會有簡化字的出現邏輯非常的簡單,就是為了減少文盲。以漢字那麼複雜和困難的學習曲線,任何一個人想到文盲率,很難不歸咎於漢字太難,尤其前面還有兩個簡化/拼音化成功的先例(韓國和日本),當初規劃簡化字是第一階段,而全漢語拼音化是第二階段

對有受過完整教育的人(以古時候來說,就是書生、士大夫),用簡體或像拼音這種「注音文」當然反而會比漢字更難用,但是對於學識不高的人,甚至像日韓他們口語和漢字完全無法對應的語言來說,拼音則絕對是一種福音

日本是自然發展所以保留了部份的漢字,而韓國是人為規定所以後來漢字就沒有留下來,相對於學好多年都難以上手的漢字,韓字(或稱訓民正音、諺文)至不濟一個星期都能學會,對於讓知識普及是非常有幫助的

當然後來的事大家也知道,因為現代的教育普及,文盲率已經很低了,若大部份的人使用目前的漢字都沒問題,再拼音化其實弊大於利。以至於到今天電腦應用的普及,其實使用簡體相對於傳統漢字來說已經沒有太大的好處和優勢

但如果回到 1930 年代,你能預測得到嗎?

國民政府一樣也有簡化字的計劃,但是要感謝蔣介石先生自詡為中華文化正統繼承人的執拗,所以後來來台灣之後簡化的計劃就被擱置了,所以我們今天才能繼續使用保留了自漢朝隸書以來較多傳統元素的傳統漢字

再來談談簡體字的缺點,簡體字本身攜帶的資訊量比較少,有些字被改得較不符合原先的六書原則,而一字多音和一字多義的狀況也變得比較嚴重

但說實在這也只是以台灣人的角度來看而已,大部份的簡體字其實也是歷史上曾經出現過的異體字或書法字,簡體字被簡化的元素並沒有一般人想像中的那麼多,而一字多音和一字多義的狀況原本我們的常用字都有,變嚴重的程度我想甚至不到一個數量級

而使用傳統字就代表比較高的國學素養?那當然更是不可能會有這回事了,國學素養當然是有花工夫去鑽研才會精進,而不是使用了統傳漢字就會自動高人一等

要說簡體字有什麼最大的缺點,就是不容易設計出整體都很有美感的字型。但是在今天,將簡體字用電腦自動轉換為比較漂亮的傳統字,完全沒有任何技術門檻可言

在今天簡體字已經普及於全世界的情形下,想推動再改回傳統字也已經不太可能了

根植於許多人心中對簡體字的輕蔑,其實還是源自於過去傳統的黨國教育,要你反對中國共產黨的一切
所以到了 2016,我們還有必要被黨國的亡靈牽絆嗎?

文化是多元的,凡事對於和自己不一樣的人,抱持著無謂的優感和對對方的輕慢,那麼和深藍族群又有什麼兩樣呢?

政治冷感的台灣人

最近社交網路上有點人心惶惶,聽說很多人只要立場不一樣就開始刪好友,所以有些人避談最近的事件,不過我覺得我不管怎樣還是要表態一下。

我想說的就是「請多關心政治」

台灣人太政治冷感了,我說的冷感不是都不談政治,而是儘管平常藍綠互罵,罵完了骨子裡其實還是覺得政治人物甚至政治這玩意根本是個髒東西,碰都不想碰。

什麼叫做關心政治,關心政治並不代表你就要熱衷政治生活、參加政黨活動、積極參加抗議和學運,甚至像老一輩一直告誡的,太投入政治把自己生活和家庭弄得一團糟。

幾個問題:

*你授權了民意代表來代表你,可是你知道他們任期內除了跑婚喪喜慶,到底在做什麼嗎?
*你知道現在有哪些重大法案或草案正在進行中嗎?
*你知道和你生活相關的現行法令都怎麼規定的嗎,有沒有開過法規資料庫?

這問題先擺著大家想一下,先講這次服貿爭議。

我要說一句比較現實的話:以目前的狀況,不管今天學生再怎麼抗爭,審查制度怎麼修改,服貿也都一定是會通過的,因為 “The winner takes it all.” 台灣民意的終極體現就是立院的代議政治,然後代議政治簡單說就是比票數。

不管是審查或不審查,在立院表決國民黨的票數就是比民進黨多,所以民進黨不可能真的擋下任何一個國民黨想要通過的東西,也沒辦法通過任何一個國民黨想要擋下的東西。(如果我們極度簡化,那麼以得票率來看,台灣高達四十幾 % 的民意其實是可以被無視的。)

學運導火線是「服貿黑箱」,套句姚立明的話:「…談判前不問,不準講,現在談判過了就要通過了,不能審、不能改,問他整個過程,叫機密!」,就算簽完之後有公告、有公聽,一個你完全不能經由國會審議的東西,這怎麼看都是怪怪的。

可是說實話,不管黑箱與否,它還真的是一切合法謝謝指教。在兩岸人民關係法第五條規定,兩岸協議只要不牽涉修法,報請行政院核定,立法院「備查」之後就結束了,在這個制度下,立法院沒有任何否決的權力。

若全照規定其實沒有所謂三十秒通過的問題,因為它本來就根本不需要經過委員會和院會審查。

這其實相當荒謬,一個事關重大的東西竟然沒有任何機制可以去監督它,不管簽得好還是不好,你只能先信任你的政府。

以和外國簽定的條約來說,大法官解釋釋字第329號說只要是條約都要送立法院審議。可是「而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間訂定之協議,因非本解釋所稱之國際書面協定,應否送請立法院審議,不在本件解釋之範圍」

針對這個問題,在好幾年前其實學者和在野黨,甚至國民黨立委自己就已經提出各種版本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以求能夠監督兩案協議的簽署,可是回到原來的問題,只要是比人頭這法案就會不斷被擋下來。

所以再來就是我們看到的學生闖入立院、行政院的失序行為了。

在體制內的手段不可能達到目的時候,尋求體制外的方式,說實在我不可能說他們完全是對的,因為在法治的社會你就已經是先違法了。

但如果不是這些人,對大部份認為事不關己的人來說,會去想了解到底什麼是 ECFA、到底什麼是服貿,什麼又是貨貿嗎?儘管這些事情和台灣大多數人都有切身關係?我承認我自己就真的不會。是這些學生重新讓我上了一堂公民課,不管你說它是正面還是負面。

政黨只有兩種,可是人的立場應該是很多種。

現在台灣人太習慣於當聽到某個人的某個片段言論,就急著互相把那個言論貼上

1. 反中=一定是民進黨派來的=台獨暴力份子
2. 親中=一定是國民黨派來的=統派既得利益

這兩種極度簡化的標籤之一,然後只要顏色不對就忽視對方的一切言論,然後互相叫罵。

去年底我寫過一篇文章叫做尊重,我認為現在也完全適用,我希望大家都能尊重和自己不同立場的人,你只需要認知到別人和你的立場不同,不需要因為立場不同就用攻擊謾罵,這樣無助於任何事情。

我的朋友裡面應該有藍也有綠,但我相信深藍和深綠並不多,在你投出神聖的一票的時候,你完全認同並信任你所選的議員、市長、立委、總統以及他的政策和政治理念嗎?

如果不是的話,你為什麼敢把自己的未來和命運都丟給一個你並不信任的候選人和政黨,卻完全不去發揮你的影響力,甚至連加以了解的力氣都不願意花?

是因為覺得沒用?失望?無可奈何?

今天不管的立場是什麼,對學運支持或反對(反對的人多,實際支持比反對應該是 1:3 左右),我相信除了賺爽爽的財團老闆來說沒有人對政府是百分之百滿意的(否則也不會民調只有 10% 上下)。有人說過這次抗議的學生都是社會前 15% 的人。不管台灣變成怎樣,非常高的機率他們會是能夠存活下來的那群,其實服貿影響到的產業死活和他們根本無關,那為什麼是這些學生在為我們的未來,我們的政治關心,而我們卻只願意坐在舒適圈裡面什麼都不做地等死呢?

政治是眾人的事。

你自己的事都不願意關心,沒幾個人會幫你關心。

Digital Ocean 一個月感想

開始用快要用滿一個月大致上給幾個評語。

優點:
便宜、機器速度快,彈性、客服反應很快,有什麼怪問題開 ticket 都會很快回答(雖然我自己沒開過幾次),irc 社群很熱情。

補充一些表面看不到的缺點:
1. 功能陽春。我在 freenode 的 #DigitalOcean 上面掛了一段時間,這不見得適合每個從 shared host 跳過來的人。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 visitor 一多,LAMP 服務的 process 增加,512MB RAM 被吃光,process 開始被砍。對初級使用者來說不懂得怎麼解決。當然這在任何一個 VPS 服務也都是一樣的。

2. 為你要做的事選擇正確的工具,Digital Ocean 很便宜,以入門來說很彈性,但是它目前尚不提供購買額外儲存空間、ip、自定 VPS 規格,不計算流量的 private network 等等對 scalability 會有其重要性的東西。如果預期規模增加很快那麼 Digital Ocean 可能不見得那麼適用。

3. 穩定性還待考驗,尤其新的西岸機房問題很多,先是 router 設定出了幾次問題,還換機器,再者六月底左右西岸被 DDoS 很多次,而且他的機房只是 Tier-1。有問題 Digital Ocean 頂多是退你 credit,對個人用戶來說這不關痛癢,但是如果你是要做生意的,損失就不只是他退你幾十塊美金可以解決的。

大概目前就這樣,我個人來說用起來還算是頗為滿意的。除了網路以外機器的穩定性看起來並沒有任何問題。

斑鳩(Ikaruga) on Android + wiimote

ikaruga

斑鳩是一款縱向捲軸射擊遊戲,最早出現在大型電玩,而後依序在 Dreamcast、Game Cube、Xbox LIVE Arcade 被移稙。這可以說是我最喜歡的一款射擊遊戲,當初接觸到這款遊戲之後,可以說是為了這一款遊戲才買了 Dreamcast 的。

遊戲性來說在當時是劃時代的設計,音樂和畫面也是一絕,使用黑白雙色「陰陽」的設計大幅增加遊戲的彈性。我們可以吸收同色系的攻擊,利用異色系攻擊加強攻擊力,另外在一般模式下,用同色系攻擊會散逸同色能量,異色系則不會散逸能量。如何選擇使用白色和黑色來攻略各種不同的敵人,是這個遊戲最有意思的地方。當你能順暢地使用連鎖(chain)一直攻略下去時,會有一種無可比擬的快感。

前兩天發現它出現在 Play Store 上面,售價僅兩百多元,雖然搞不清楚到底移稙完整度和操控性如何,還是按捺不住,僅僅依幾個不錯的評價就直接買了下去。
Continue reading 斑鳩(Ikaruga) on Android + wiimote

官民版農曆(陰曆)之爭

講一個舊東西,明年(2013)官版的農民曆和民間版的會有一些出入,於是大家紛紛批評政府亂搞,中國是十一時換日的說法也出來了,還有什麼古代吉兇考量不同的說法也出來了。

事實是什麼?
1. 曆法這種東西永遠都是觀測來的,當發現失準的時候就會去做修正。歷史上曆法曾經被修正過很多次。
2. 中國從幾百年前官方曆法就已經採用子正(0 時)換日,而非子初換日(23時)。目前民版農曆使用的曆法也是以清代曆法為準,故一樣是子正換日,並不是採用子初換日。

所以簡單說就是當初的計算稍微有誤差,導致過了一百多年之後出現了一些問題。有問題是正常的,並不是異常。既然發現有誤差,那麼就把它改正就好了。

民間反應很大,吉兇不知道怎麼處理,正反映了市面上這些所謂的命理老師,根本自己對命理都沒有完成一個合理的體系,只會延用清代命理師流傳下來的糟粕罷了,所以差個一天就大亂了,只好反過來指責政府。如果這種事出現在古代我想應該會笑掉大家的大牙吧。

事實上藝術、技藝這類的東西,傳個幾代往往就會有完全不同的面貌。古法固然有它不可取代的優點,但是一味強調古傳,只是暴露你自己其實一無所知的弱點罷了。

以下引用原文: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501012338/132012112000862.html

農曆官民差一天 氣象局:官版精算不會錯

2012-11-20 12:18
新聞速報
【中廣新聞/閻大富】

明年「農曆」的日期,不知什麼原因竟然出現「官方」和「民間」兩種不同的版本,官方版的國曆六月八號是農曆五月一號,但民間版卻是四月三十號。負責提供日曆表時間的氣象局表示,日曆表是以科學方法計算,再經過和全球各相關單位核對後的結果,但民間的萬年曆依據為何、有無經過修正?無從得知,建議最好以官方版本為準才不致有錯誤。

  民間參考使用的「萬年曆」是先人依據節氣,從光緒年間一路推算到民國一百二十年,多年來雖然準確,但每年提供日曆表的氣象局天文站卻提出質疑。

  天文站技士鄭振豐指出,民間「萬年曆」資料的來源、計算方式為何?有沒有經過修正?他並不了解,但官方的日曆表是用科學方法計算,必須逐年修正,全球各地相關單位的結果也一致。

  氣象局天文站表示,今年二月公布日曆表後,就有民眾發現和民間版本出現差異,而這也是首次官民版本不同,至於民間要採用那一種版本,氣象局無從干涉。

你也不過就是說說罷了

有時候常常會聽到有人在感嘆自己為什麼「以前不認真○○○」,或者自己「沒有○○○天份」、「真是羨慕某某某會○○○」(游泳、英文、讀書、寫程式、唱歌、跳舞、穿衣服、把妹,隨便你代入一種)。

以前個性很直,覺得這些話好像再普通不過,但是最近這幾年來,對這種調調越來越不耐煩。

為什麼?因為我發現,如果這不是一種社會化的恭維或自謙(極少極少數是一種自我砥礪),那麼,要嘛就是你雖然嘴巴上這樣講,心裡其實根本不以為然,或者就和多數的人一樣,就真的只是講一講而已。

有人看到別人英文很好,當年十幾歲沒唸好,很後悔。但是,你現在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四十幾歲好了,難道就不能唸英文?中學再怎麼認真,了不起就是唸六年的英文,如果願意,現在開始花心力下去,幾年之後還怕英文會不好?而且後面人生還長得要命。

同理,大學沒有好好唸書,某個東西不熟,但是大學也就是四年的時間,一門三學分的課也不過就是每星期三個小時上一個學期,有什麼理由出社會之後就變成辦不到的事?

覺得游泳很好,或別人約你去游泳,但是小時候沒學游泳,現在想去游泳也不會…嗎?游泳很單純就是肢體協調的練習,不會比跑步騎腳踏車更複雜,只是你沒做過,需要反覆練習訓練讓小腦和肌肉習慣。對一個小朋友來說,學會自由式,只是半個暑假的事;就算對成人,找老師來上,二個月、三個月,就算要半年好了,加上適當的練習,難道還有可能學不會?又不是叫你去比奧運。

再講到一些很多人認為需要天份的事,唱歌,穿衣服,追女生,搭訕等等,的確有些人是有他的天份,問題是就和你會寫程式,會寫作文,或你會的任何東西同樣的道理,不管什麼事都是要花心力下去做才會有成果,你從來沒有去認真研究過,有什麼資格用天份的有無,簡簡單單就打發掉?你對他人努力的蔑視,其實就是自己不努力的明證。

不管什麼東西,也許我們沒有萬中選一的才華,但是只要肯去嘗試,去努力,做了一段時間,難道還怕沒辦法變成十人中的一人,百人中的一人,甚至千人中的一人?

x x x x
我相信大家小時候一定看過魔術方塊。魔術方塊,結合了空間概念和雙手的反應速度,許多強者可以在二十秒解完,甚至十秒內解完六面3x3x3的方塊。

和同儕相比,從小我就很不擅長博奕類的東西,下棋或玩戰略遊戲都很弱,空間概念也不行。再者,體育活動也是相當不擅長,反應老是慢半拍。大部份的同學玩魔術方塊,頂多就是無師自通轉完一面,我則是玩得頭昏腦脹就放棄了,從來沒有想過可以速解。

去年十月,我32歲,開始玩魔術方塊。

實際研究後,發現雖然空間感很重要,但是他是像電腦的演算法一樣,是有一定的公式和規律的(方塊其實就是數學上的有限集合)。同樣的公式,反覆的練習,就可以變快。為了達到更快的速度,從基本不到七個公式就能解完,接下來慢慢增加,而主流速解最終需要記熟的公式數量更達到一百條以上。

一開始,解完一次需要十幾分鐘以上,但是,在不斷練習的過程中,手指的速度越來越快,空間感、觀察力,也越來越強。

今年一月的時候,我練滿三個月,平均40秒以內可以解完六面。

x x x x
小時候最常聽到一句話就是「年紀大了就學不起來了,所以小時候要認真,否則以後就來不及了」。的確,人在二十歲的時候達到腦部反應能力的巔峰,學習能力會最強,應該好好學習各項知識。

不過說以後來不及根本就是大錯特錯。

小時候有小時候的優勢,但是人隨著年齡的增加,知識、智慧、見聞、判斷力是會不斷累積的。所以有時候某些高中讀不下去的科目,若三十幾歲,四十幾歲再重讀,事實上並不會更辛苦,而是由於你見識不同了,會變得更輕鬆才對,只要你不要先入為主地去排斥它。

小時候聽上一輩說學某些東西,太老了,學不起來,太難了。抱歉,雖然有點不敬,我真的覺得那單純只是他因為排斥、不想學,覺得出了學校還唸什麼書,所找的藉口罷了。(我小時候,他們也不過是四十幾歲,有多老?)

人都會有惰性,如果你就是不想學或沒興趣,我也沒什麼意見,我也有惰性,我也有愛與不愛。不過麻煩不要再說什麼,以前應該好好學,羨慕別人會什麼東西這種話了。

因為,真的,你也不過就是說說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