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莊周夢蝶

夢的碎片

夢之七

一早搭機去了中國,準備參加日文檢定考

到了中國才想起忘了和上司請假
身上沒有考試用的文具,也沒有換任何一點人民幣
真是迷糊到了極點

在會場附近遇到認識的人(一個高中同學)
本來想和他借錢,不過想想一天沒錢用也不會死
打了個招呼,就各自離開了

慢慢在考試的學校閒晃,考試的時間是上午還是下午?來得及嗎?
問了路人考場的位置,移動過去
看了看,試場標示,還有附近賣考古題的招牌
似乎這並不是日文檢定的考場,而是別的考試

於是繼續往學校其它的方向走過去,想找到我的試場
但似乎走了一下就走離開學校的範圍了

夢之五

(醒來只剩斷片)

在動盪的時代,演員家庭(四人)找不到工作,暫棲於旅館之中。

受到政府的邀請,全家高高興興地搭車(蒸氣火車)搭車南下,但事實上並不是正常的演戲工作,而是危險的間諜工作。

夢之三

剛考完一個大考試(是什麼考試呢?)
不論成敗都已經考完,只能等結果出來。

該搬出大莊園,母親和弟弟來幫忙搬家。

大莊園像個小市鎮,人來人往。

管家說原來的兩條對外通路要封閉,另外在不同的方位開兩條新的。
而莊園內部也到處都在整修。

我媽和我弟到客房拿了行李要走,我才發現我的行李忘在我自己的房間。

夢之一

曾經 三樓 對抗邪惡的總部
現在已經看不出原本的痕跡
為了避人耳目 搬到了二樓
可惜早就被邪惡窺視得一清二楚

博士說對抗邪惡的能量不足
若有冽陽草可以事半功倍

一樓的儲水桶 用桶蓋將多餘的水潑出
守衛說,儲水桶要用蓋子蓋起來
他拿來的蓋子卻蓋不住水桶

街上老字號的藥房
沒打探到冽陽草,老闆指著玨陽草
正要另尋他處之時,架上的藥膏
像說書人一樣開始說起了武林掌故

一個軍師感於第一代主人的知遇之恩
到第二代,雖然主人從不當他是一回事
他還是盡心輔佐…

最後第三代主人成就最終的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