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李開復師大場

google來台灣promote一連開了許多場次,台大、交大、pchome等等。星期六師大場是LKF和馬英九的座談。csh送了我招待卷,今天看天氣還不錯,於是決定去湊湊熱鬧。

老實說,內容並沒有特別值得一聽的地方,當然一些小地方還是值得令人省思。(我最近工作滿一年,雖然不是完全贊同他們的說法,不過剛好是該好好思考未來的方向。)

有興趣者可以聽聽看我今天的錄音

夢之三

剛考完一個大考試(是什麼考試呢?)
不論成敗都已經考完,只能等結果出來。

該搬出大莊園,母親和弟弟來幫忙搬家。

大莊園像個小市鎮,人來人往。

管家說原來的兩條對外通路要封閉,另外在不同的方位開兩條新的。
而莊園內部也到處都在整修。

我媽和我弟到客房拿了行李要走,我才發現我的行李忘在我自己的房間。

選擇

「當前途已無選擇,才是自由之身的開始」,這是在歐西理斯四部曲裡面看到的一句台詞,今天把它拿來當暱稱,得到不少迴響。

雖然最近過得並沒有太如意,不過謝謝大家關心,這不是在說我看破了紅塵。

一個人面前的選擇很多,不代表他是自由的,因為他必須為他的選擇造成的結果負責。
當一個人不需要再做選擇的時候,肩上的責任和負擔責任才真的算卸下,才能擁有更多的自由。

很久沒有看到讓我這麼有感覺的句子了。

夢之一

曾經 三樓 對抗邪惡的總部
現在已經看不出原本的痕跡
為了避人耳目 搬到了二樓
可惜早就被邪惡窺視得一清二楚

博士說對抗邪惡的能量不足
若有冽陽草可以事半功倍

一樓的儲水桶 用桶蓋將多餘的水潑出
守衛說,儲水桶要用蓋子蓋起來
他拿來的蓋子卻蓋不住水桶

街上老字號的藥房
沒打探到冽陽草,老闆指著玨陽草
正要另尋他處之時,架上的藥膏
像說書人一樣開始說起了武林掌故

一個軍師感於第一代主人的知遇之恩
到第二代,雖然主人從不當他是一回事
他還是盡心輔佐…

最後第三代主人成就最終的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