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9

影武者

這不是什麼新的題目,很多人都討論過,稍微對日本文化有點接觸的人都曉得這是什麼意思。

Wikipedia:「日本戰國時代武將諸侯等領袖的替身,利用其相似的面貌身形,穿著相同的服裝,以掩飾主人的生死行蹤、混亂敵人為目的。」

而在台灣,很多人,包括記者,都把影武者用成完全相反的另一個意思,指沒有現身,在暗地裡操控的黑手。用台灣比較通俗的話來說,就是「藏鏡人」。

這很明顯的是望文生義的誤用,不過很好玩的是,誤打誤撞地,日文裡面還真的有這個意思。

goo国語辞典影武者詞條中第二個意思就是黑幕,在背後實際操控事物的人。

在概念裡面有兩個完全相反意思的詞,在中文裡面不曉得有沒有,我一時想不出來,但是在日文中這個現象似乎並不是很少見。

以初級日文就會學到的東西來看,像我們中文說留守,當然就是留在家裡看守。不過日文中如果說「我爸爸現在留守」,意思卻是說他不在。

不曉得這是不是日文的一個特色(同一個詞可以同時指涉相反的事物)?有沒有專家可以解答一下的?

長大

將近十年前還在讀大學的時候,覺得自己應該會永遠和那個時候一樣,愛看動畫、漫畫、電影,學習各種語文,一輩子以學習為樂。

當時的夢想,也幾乎都是繞著這些東西在打轉:希望有房子的時候可以做一間藏書室(至少放二萬本書)、希望能學會很多種不同的語言、希望等有錢的時候,可以再回學校去學自己真正有興趣的東西……。
Continue reading 長大

Back

曾經也有不只一個人說過我文章寫得不錯。

當然,並不會因此而沾沾自喜。我還曉得自己的那點斤兩,就算以業餘的水準來說,也不敢說自己有什麼文筆可言。

只不過,和現在時下連把一句話有條理地表達出來都辦不到的年輕人相比,我們這個年紀的人的確還算是「會寫東西」的。

但是寫作這種事就是這麼回事--久不寫,筆就一定會變鈍--再加上這近來幾乎沒唸什麼書(人說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那我一年多沒讀書,都不曉得是什麼鬼樣子了),大概不管寫什麼都是不知所云了吧?

最近因為公司內部認證需要,想要提升英文作文的能力,這幾天開始讀一些英文小說和報紙。想想也可笑,如果自己掌握得比較好的中文都寫不好,我看英文也不可能寫得好的。

總之為了實用上的目的,最近應該會比較勤於寫blog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