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6

正步

前幾天在麵店吃麵,電視上說有群年過半百的阿伯星期天要踢正步。

一般我們對追求夢想,持續學習的中老年人都是給予鼓勵;但活在過去的榮光的人,一向是沒有什麼市場。我看了搖搖頭都噥幾句說:「都年紀一大把了幹嘛這樣虐待自己的身體呢,要支持國軍,應該有很多方法吧?」

「年輕人,你搞錯了」 正在櫃臺準備結帳走人的一位長者發話了。他的聲音洪亮,眼神精悍,背桿直挺,一臉傲然,看來應該是久經軍旅的大人物。

我正想為說錯話道歉時,他繼續接下去:「你以為踢正步就是整齊劃一,看來有精神有紀律,不過是形式主義,和戰力一點都沒關係對吧?」

我臉上一紅,還真的是這樣沒錯。

「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正步,絕對是可以上戰場實戰的。雖然起源於德國徒具形式的閱兵,但到了中國,結合中國流傳五千年的硬功夫,也曾經在戰爭上發揮過真槍實彈的威力。」

「喔?」我的臉上滿是疑問。

「在八年抗戰的時候,只要有一個訓練精良的憲兵班,同時正步起腳,踢翻日軍的裝甲車,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點點頭表示認同,雖然還是覺得有點難以想像。

「當然,現在要訓練到這種程度,是很困難的了」他嘆了口氣,付完錢走出店門口。

事情就發生在那一瞬間。

外面突然傳出嘈雜的聲音:「抓住他,搶劫!」一個歐巴桑大叫著。

一個混混模樣的年輕人從店門前的騎樓橫衝過來,就快要撞上那位長者:「閃開、閃開!」

長者一側身,右腳往年輕人的腳上用力一踏--震腳!接著身體挺直,左腳用力一起,乾淨俐落。

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正步嗎?!

只見年輕人一瞬間整個被踢翻過去,旁人全都愣住了。

然後長者緩緩放下腳,若無其事地走人了,只留下在地上繼續哀嚎的年輕人。

等我回過神來,猛然起身,想追上去再和他請教一番,發現那位長者已然走遠,瞧不見身影了,心中實在感到無限的遺憾。

不過,只要同在一個城市,我想,總有一天會再相見的吧。到時候,我想好好問清楚,我們國軍拔草和刷油漆的功夫,是如何在戰場上克敵致勝的。

文言文

最近不少人講到文言文教育這種東西。

其實文言文本身並沒有什麼不好,它就是一種表達方式而已,而且就算身為理組的我也知道,文言文相對於白話文,內涵橫跨三千多年,把它當做「一種」文體是絕對不適宜的。

文言文對我來說是什麼:
一、文言是一種精鍊的語言,可以把很長的話縮短成幾個字。不過就像所有的省略一樣,在當下它表達的意涵可能非常清楚,但時間一久,如果你跳脫原本的文化、語境、脈絡,那麼將無法回推原本的意涵。在這點上面,就並非是一種優點。
二、文言是一種歷史和文化。如果你想要看懂古人寫的東西和文獻,就必定需要看懂古老的文字,這是避不開的。
三、文言是一種藝術。就像許多現代藝一樣,有時候看懂並不是最重要的事,重點是它如何觸動你的心絃。

可以說在中文中屬於比較進階的東西。而像所有的語言一樣,你每能多了解一塊,就能多開啟一扇新的世界之窗.

不過我反對僵化的文言教育立場也是很堅定的,為什麼?
一、推廣文言文的那些人幾乎也都是傳統「黨國派」教育的擁護者。這些人的論調一向是過去的那套最好,什麼都不需要更改。
聯考最公平、填鴨教育最好,學生只需要學習制式化的內容即可,因為義務教育的重點是普及以及讓學生有謀生的能力,所以不需要考量個人因素。
其實教育如果不需要考量個別因素,只是求生技能,每個人出來都該像是工廠的零件,那麼重視文言這種 “high art” 講穿了根本就完全是自打嘴巴。

簡單說我根本就不相信你們的理念。

二、根本沒有小時候讀一讀長大就自動能了解這種事,完全沒有科學根據。
80-90% 的人學了當初他看不懂的國文,長大就只是單純的忘掉而已,而沒有成為他的骨肉。什麼道德教化也根本假的,中國三千年文學中被選擇留下的文學作品,一向是為政權服務,根據道統在選擇的,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三、考試的內容非常的有問題,到底你想復辟的國文考試,不就是考記作者生平、排年代、詞彙解釋之類的,到底這種東西對語言的運用,有什麼意義?
國中、高中、大學,學了那麼多年的文言,學生能寫得出一句嗎?

還不如教點邏輯和哲學吧,實用點。